新观念·新境界·新希望 ------寄望于 田希丰 同志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| 浏览次数:448

新建文件夹026.jpg    

二次世界大战时,纳粹进犯苏联,莫斯科兵临城下,却在这时,苏联举行了看似与战争无关的风景画展。不想这个画展竟激起了莫斯科更激烈的爱国主义情感,奋起投身于伟大神圣的卫国战争。这是值得深思的。风景画在中国叫山水画。那么花鸟画呢?我想也是一样的,这是艺术的力量!艺术是有这样的力量的。因为它不是自然的翻版,是艺术家意匠的结晶,有更多的内涵。现代科学可以“克隆”大熊猫,我们有些画家还谨旧传统的自设囚笼,以求真为上,而不知“借物抒情”才是我们老祖宗传统的精华和亮点,也是花鸟画能有自身的特色,远胜于西洋静物画。大写意花鸟画在这方面的追求比工笔花鸟画要多一些,而实际上能争夺冠军的工笔花鸟画反而落后了。有些画家感叹工笔花鸟画出新最难,因为工笔花鸟画是早熟的果子,从人物配景地位独立成科较迟,而五代北宋时就已登上历史艺术高峰,使后人难以超越。

      现代工笔花鸟画家应有雄心壮志,把这高峰当做自己的新起点,哪怕是进一小步,也是青出于蓝可以骄傲的,否则就会成了遗老遗少,老祖宗也会谴责为不肖子孙了。

   跨世纪的工笔花鸟画家一定要接受传统中的先进思想(借物抒情) 比“求真”看得更重。如求真,则“克隆”科学手段远胜艺术家手中一支笔。艺术家只能把它看做必要的基本功,也是一生要刻苦磨练的。

      现代工笔花鸟画家一定要观念更新,开拓新领域,创造出有新意新情的花鸟画来,才能与时共进。

    现代工笔花鸟画家要有大艺术观念。因为自身原来就是大艺术,包容许多民族民间的创造, 远非“花鸟”二字所能概括,因天地之大,尚有多少未知领域等待勇敢者涉足探索和表现。

    新世纪要求画家多才多艺、全面发展。如西方文艺复兴期的大师达·芬奇、米开朗基罗、拉斐尔都是多才多艺的大师。唐以前画塑不分,文人和民间艺匠互相尊重,互相学习,是好传统。现代工笔花鸟画家应该是多面手、学者型的艺术家。希丰也要朝这个方向充实提高自己。

    当前全球化世界化的理论甚嚣尘上 ,实质是要一体化一国化,取消民族性,是霸权主义者借用的新面具,万不可迷惑。中国画一定要坚定地走民族化的发展道路。学洋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取精弃粕,万不可迷信盲从,丧失自我。艺术要求百花齐放、丰富多彩,不是一花独放,定于一尊。没有中国那能称世界?  哪能称全球? 扯得远了,不谈。

   希丰是我喜爱的中年工笔花鸟画家,他勤奋刻苦、虚心好学,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源于自己对自然的亲临感受和写生,并通过艺术加工而产生。他追求中国古代院体画风格,创作十分认真,且注入画家真情实感,画面意境多呈现清馨雅致、靓丽祥和的气氛。我爱之深、望之重,肺腑之言,勉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 潘絜兹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1年四月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


·友情连接: 田希丰在线画廊
·电话:13683081938 ·邮箱:1962295388@qq.com
Copyright © 2022 田希丰工笔花鸟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[ 京ICP备19043418号-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6082号 ] 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