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最新动态
田希丰绘制的《百兰图集》由荣宝斋出版社出版并在全国各大新华书店发行

    《百兰图集》前言

   梅兰竹菊被我国历代文人墨客誉为四君子,倍受推崇,并常以诗词歌赋等形式讴歌、赞美其高风亮节的情操。在四君子中,当属兰花最为神奇。她仙姿飘逸、秀雅超群,却无意与百花争艳。她没有牡丹那“花开时节动京城”的喧闹,也不如荷花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壮观。然而,她清幽地怡然自得于寂静的幽林空谷中,以其洁身自好的高贵品质,赢得世人尊爱。
   我很喜兰,也爱画兰。但我更敬佩兰花在名利至上、物欲横流、繁杂喧嚣的尘世中,仍能保有一份清心寡欲、宁静平和、淡泊悠闲的心境。那种对世俗的超然,难能可贵。我为兰花那不以无人而不芳,至贞至纯、自强不息的崇高精神所折服,所以,我的画室起名“清幽画室”,亦当座右铭。
   兰花分中国兰和洋兰(亦称热带兰)两类。中国兰的颜色清雅、素丽,多生长在深山幽谷之中。在百花中,兰花、水仙、菊花、菖蒲并称花草四雅,而兰花又堪称雅中之雅,因为中国兰清幽淡雅,芳香袭人。但这种香也不象牡丹香那样浓烈,亦不比荷花清香飘散满池塘。兰花的香,妙不可言。那阵阵的、忽隐忽现的淡淡幽香,沁人心脾。其香愈清、其味弥永,有王者之香的美誉。热带兰为附生植物,多附生在雨林中的树干上,或高山溪谷的峭壁岩石缝隙中。种类极其繁多,在我国西双版纳等南部地区生长着很多种类的热带兰。由于热带兰有其绚丽的色彩和丰韵多姿的美貌,因此是观赏的佳卉,十分入画。多年来,我就以热带兰为题材,创作出大量的兰花作品。
   要画好兰,并非易事。我曾去西双版纳及各地写生,收集了众多的兰花素材,但在创作中逐渐发现,仅凭这些素材难以创作出打动人心的作品,不足以把兰花在大自然中那优雅飘逸的气韵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,为此则需要画家深入自然,用心灵去对话、感悟,从自然界中启发灵感,将其升华,融入想象,运用浪漫主义创作手法寓情于景,表达出自己内心所向往的境界,赋予作品超越自然的新生命。
   经过多年不断的探索、实践,并反复推敲、提炼,我将兰花与云雾缭绕的幽谷、溪涧完美的结合起来。在长满苔藓的山石、水气的衬托下,更彰显出兰花空灵虚静的神韵气质,营造出感人的意境美和生态美的完美结合。
例如《幽谷逢春》,画面中的兰花清澈含露、冰清玉洁,被雾气浸湿的兰叶、草叶青翠欲滴、悠然下垂。一股清泉从涧谷中涌出,渲泻而下,水气升腾如云似雾,整个涧谷弥漫着诱人的清香,令人心旷神怡,犹如置身于人间仙境。
   再如《空谷幽兰》,将大面积的兰花和茂密的雨林及瀑布、山石相结合。展现出热带雨林植物蓬勃旺盛的奇妙景观。附生在枝干上的蝴蝶兰高雅飘逸、风姿绰约,白瓣红唇的花,清纯秀美,十分夺目;周围枝繁叶茂、郁郁葱葱的龟背竹,掩映着奔涌湍急的瀑布,飞流直下,将动与静完美结合;水雾腾起,虚化了山石,使意境含蓄又深远。从而达到气韵生动,画有尽而意无穷,令人回味绵长……
   在创作中,我还尝试用各种自然景象作背景烘托兰花,以凸显其独特的韵味。如《竹林清幽》,用西双版纳佛肚竹来衬托兜兰的靓丽多姿;如《幽兰伴月》意境清幽,静静的竹林笼罩在朦胧的月色下,亦真亦幻,更显兰花的清丽迷人。近几年,我把山水画的云气用于兰花创作中,使画面更加空灵、静谧。如《雾中蝶舞》,画中姿态各异的蝴蝶兰,犹如在云雾中翩翩起舞的彩蝶,生机盎然。如《清香含露》,画中浮动的云雾,遮掩山石,突出了兰花和蝴蝶。
   总之,兰花带给人们的美无法用文字畅快表达。赏兰可安神养心,延年益寿;画兰可陶冶情操,修心养性。兰带给我很多人生感悟的同时又赐予我宁心静气,淡定无为的创作心境。从而使作品达到天人合一,至善至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田希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2009-03-10于绿韵楼清幽画室
 



京ICP备19043418号-1 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© 田希丰 管理登陆